首页 荣成 专题 旅游 人才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商家 手机版
游记 景点 酒店 餐饮 游记

碧海仙境苏山岛

来源:掌上荣成 作者:荣成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7-08-02
摘要:一 我们这次苏山岛之行,因为时间关系,不免走马观花。苏山岛,就是一颗海上明珠,看起来要多耀眼就有多耀眼,要多奇妙就有多奇妙!倘若就那么随眼一瞥,那还真的是暴殄天物。 古人描绘苏山岛:疑接金阊路,难沽白玉醅。由来多谬误,何处更蓬莱。意思是说没

 

 

我们这次苏山岛之行,因为时间关系,不免走马观花。苏山岛,就是一颗海上明珠,看起来要多耀眼就有多耀眼,要多奇妙就有多奇妙!倘若就那么随眼一瞥,那还真的是暴殄天物。

古人描绘苏山岛:“疑接金阊路,难沽白玉醅。由来多谬误,何处更蓬莱。”意思是说没有比苏山岛再美、再幻的仙境了,说别处景色如蓬莱,几近“谬误”。古人对苏山岛的偏爱,虽有夸张,但并不虚妄,也不是捕风捉影。你要是亲眼看到了苏山岛,浸润并从心体悟了它,你就会感到,苏山岛确实是一处润泽清朗、幽隐静美的海上仙境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苏山岛旧称苏门岛,据《文登县志·山川》载:“苏门岛一名苏山岛,在城(旧文登县城)东南海中,以《山海经》‘苏门日月所出或云南与苏州相对,故名。’岛名本此。”后人根据该岛地势较高、呈海中山之象,取名苏山岛。

 

 

 

从地图上看苏山岛,它酷似一粒丰满的麦穗,漂浮在黄海海面。

关于苏山岛,民间有一个传说:古代有一个崔姓大力士,为了百姓能有土地耕种,决心搬走陆地上的槎山和苏山。一天,崔大力士在院子里放上桌子,摆上供品,然后叩头祈祷,祈求老天爷给他神力,帮助老百姓搬掉那两座大山。乡亲们敲锣打鼓,鸣放鞭炮,为大力士送行助威。大力士拱手告别众乡亲,拿起扁担,一头挑起槎山,一头挑起苏山。苏山岛就是崔大力士用扁担从陆地挑到海上的。这个民间传说,想象足够丰富,极大地彰显了先民之崇伟理想。

 

 

 

 

天气晴好、能见度高时,仿佛只要一伸手,就可以触摸到岛上高高的灯塔和如烟的绿意。我们去苏山岛的当天,初时天气有些许阴霾,待到船行海中,阴霾尽散,海空晴朗,苏山岛,遥遥在望。

也许是大自然对这座仙岛的着意装扮,晴空下,竟有一缕轻烟薄雾环岛缭绕,煞显神秘。然而,当我们的小船临近岛的时候,那缕雾气竟兀自消散,这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,想想真奇妙得叫人恍惚。

 

 

当我们乘坐的小船绕过岛的西端,就见岛的南部怀抱着一个清澈澈蓝汪汪的港湾,等不到我们惊呼,便已身在其中了。小船靠在码头上,马达停止了轰鸣。海水清亮,浪花吻礁,娇俏欢悦。几只小船随意泊在海湾里,岸礁上的人放线甩钩垂钓,悠闲得很……在这样波澜不兴的蔚蓝海湾,享受着平静自在的休闲生活,真让人心生嫉妒。

 

 

苏山岛在我们眼前揭开面纱,从远处看到它模糊的清辉,现在则完全是另一派景象。夏天大陆上植物的蓊郁葱茏色彩,在这里更是醒目。

《太平寰宇记》记述古代苏山岛“四面环海,为卤气所蒸,无树木,不生五谷,多荒草,春夏弥望青葱,秋冬黄茅白苇编覆峤屿······”这段话基本概括了苏山岛的地理环境、地貌特征和植被特征,只是“无树木,不生五谷”的描述,不太准确。遥想远古,苏山岛应该是和大陆连在一起的千里沧绿,不然焉会有如此一致的自然景观?

 

 

 

单说松树吧,岛上到处都是,从海边一直延伸至丘陵,连续不断。远远望去,浓荫仿佛悬浮在半空中,直到靠近,才能看见它龟裂的百年老干,托举着百年树冠。海浪的喧嚣被松冠挡回去,但风来时,便松涛阵阵。这样看来,古人说岛上“无树木”就颇令今人费解了。至于“不生五谷”,应该是那个时候的人还没有把五谷种植上去的缘故吧。看如今的苏山岛,植物繁茂,瓜果飘香。

 

苏山岛,沧桑血脉,日夜流淌。

岛的西南端有一入海岬角,奇秀俊美,巧夺天工。岬角顶阔十丈余,四周陡若立壁,东侧有一棵古老的灰枣树,枝杈错综,铜钱大小的叶片,青绿幽谧,翠色欲滴。冠篷如伞,浓荫蔽日。

关于这棵灰枣树,有一个传说:清道光元年冬天,一位遭遇海难的老渔民抱着一块船板,漂上了苏山岛。许多天过去了,岛上天寒地冻、荒无人烟,他望着海上的滔天巨浪,自知生还无望,便将不舍得吃的一点干粮和火柴,送进岛上躲避风雨的茅棚,自己去采摘寒风中挂在枝头上的干果裹腹。岛上能够吃的东西都被吃完了,老人在他生命即将耗尽的时刻爬到海边的悬崖,面朝家的方向,伸出了枯枝般的手臂。第二年春天,在老人倒下的地方,一颗灰枣树苗生根发芽了。春去冬来,灰枣树迎着海风一年一年长大,到如今就有了海岛悬崖边这棵葱茏的灰枣树了。望着这样一棵深蕴人文情怀的老树,你会有种穿越时空、伫立于悲怆与昂扬之中的感觉。

《文登县志·山川》记载灰枣树旁原先有龙王庙、关帝庙,“海神庙一楹,西配殿一间,道士一人,供香火······”当年的建筑十分宏伟,只可惜已毁,现仅存石牌和石钟楼。原庙址重建一座六角亭,内设石桌、石凳,供游人小憩。

 

 

 

 

岛上,2千多米长的路,蜿蜒盘旋。四周看不尽的林木花草,绿浪荡漾,披覆掩映。林中,许多叫不上名的鸟雀,啾鸣歌唱;野山羊的身影,悠忽闪现·····

岛东南端有一个叫海猫子山的山头。海猫子山青红色的礁石,经千万年的风化和海水的侵蚀,有的形成石峰,如同万把利剑与海涛搏击;有的像一卷卷经书,册页分明,阐述大海的无尽意蕴;有的形成蜂窝,一片片一排排,蔚为奇观。再向南,一条宽约3丈的海沟横贯东西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海风,隔着山林吹,隔着绿叶吹。漫山遍野盛开的金银花、金钟花、百合、紫花地丁······让海风和涛声浸湿,四散撒播着悠悠香气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如今的苏山岛,有军队进驻。年轻战士,英武豪迈,意气风发;“培养核心价值观,忠实守卫苏山岛、“精武强兵,国泰民安”等国家和军队领导人的题词篆刻在石碑上,成排立在进入军营的小路旁,警示守岛官兵;训练场传来战士们阵阵喊声······这一切都在告诉我们,“海防永固!”“祖国的利益高于一切!”

岛上有守岛战士亲植的黄瓜、西瓜、西红柿、紫茄、油菜和无花果树、桃树、苹果树······我们亲尝了大个的沙瓤西红柿。

 

 

 

苏山岛的深厚与娟美,实在看不完、说不尽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天边岛峙白云隈,万象遥连蜃气来。无际烟岚成壁垒,有时层叠起楼台。性生突矫知原幻,色出空濛望或开。欲向乾坤观变化,沧桑何事首重回。”这是清康熙年间文登知县王一夔的咏《苏岛海市》诗。300多年前苏山岛时常出现的海市蜃楼,今人已无缘得见,但我们这次苏山岛之行的回程,倒是有幸见识了这不似海市蜃楼胜似海市蜃楼的海岛幻景。

 

 

 

小船缓缓驶离绿色的海岛。说来真是奇怪,我们离岛时,雾气便又如来时弥漫飘渺,海岛影像渐渐模糊,坐在船上,只见岛的峰岚在海雾中若隐若现,似街似市,像楼像宇,如真如幻,正应了清代邓石如“雾绕山峰山绕雾,槎浮云海云浮槎”描绘槎山山海云雾的绝句。我顿悟,古人所说的苏山岛海市蜃楼景象,不正是这样一幅海雾弥漫中万般大化的奇观吗?

 

 

 

 

 

苏山岛尽皆景象,点点滴滴,都实在不是铺陈这样那样的好词好句能够形容的。它外在的青花绿瓷般的包浆,内在的仙岛神秘,语言实难穷尽。

 

摄影:李秀华

责任编辑:荣成

上一篇:“百年花村”——车脚河

下一篇:没有了

首页 | 荣成 | 专题 | 旅游 | 人才 | 汽车 | 房产 | 图片 | 视频 | 商家

ICP证:鲁ICP备12028677号-1  技术支持:平台技术由风云软件开发有限公司提供

电脑版 | 移动版